教授,请花点时间为公众写作



原标题:教授,请花点时间为公众写作

在当前的学术生态下,大部分大学教师的交流主要限于同行之间;工作的重心是大量地“制造”论文。这些论文只要能发表(期刊影响因子越高越好)就足够了,至于有没有人阅读,有没有产生社会影响力,则无关紧要了。

学术论文缺乏足够社会影响

有些学者对此批评道:“学术圈很像一个自给自足的生产系统,或者说,有时候,有点自娱自乐。”相较之下,愿意且持续为公众写作的大学教师并不多见。

许多引起社会公众注意的社会热点事件,例如中美贸易战,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解读,但一看作者很少是大学教师。

大学教师在公共事件上的沉默也引起一些学者的批判。新加坡国立大学特聘教授阿西特·比斯瓦斯(Asit Biswas)等人在《教授,没有人读你的论文》(Prof, no one is reading you)一文中就指出,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思想者,大多数可能是大学教授。但遗憾的是,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并没有影响到当下的公共生活。一是因为许多论文被出版商垄断,除非花钱购买,否则普通公众、一线从业者很难接触到;二是因为论文充斥的大量术语及其不必要的长度,足以打消公众的阅读兴趣。对此,作者建议学术人员借用大众媒体,用普通公众能够理解的语言,传达个人的思想和发现,从而真正影响公共争辩和政策制定。

为什么需要为公众写作

一是大学教师身份的特殊性。大学教师不仅是教育者、研究者,而且是公共知识分子。既然是公共知识分子,大学教师理应走出象牙塔,展现出强烈的公共关怀和理性批判精神。大学教师花费时间和精力为公众写作,无论是科普写作,还是社会热点事件解析,即是承担知识分子的道义与责任的体现。加州大学校长珍妮特·纳波利塔诺(Janet Napolitano)就指出,大学学者承担着知识分子的角色,不能只待在实验室或在某领域开展研究、向同行分享知识,以及指导研究生。相反,学术共同体要走进公共领域,确保他们的工作与声音被公众听见、理解和信服。

二是传播网络正能量的需要。随着网络社交媒体时代的兴盛,大学教师公共写作的意义更为重要。因为网络空间是一个充满竞争的场域,大学教师不主动介入,自动排除在公共讨论之外,其他人(如传销者、意见领袖)自然会去占领,甚至主导网络空间的话语权——但由后者主导的结果未必令人满意,他们未必能保证大众传播的客观性、准确性。相对而言,大学教师受过系统的学术训练,在描述和分析社会现象或科学发现时,往往能提供一种更具客观性、深刻性和全面性的视角,从而更有利于提升公众的智识水平和思考方式。